Jonquil

fo/unfo都很随意,当我不存在……

少年诗篇·上

幻水


  将军家是个温馨又奇妙的地方。泰德被提奥带领着,那一天的格莱明斯特下着雨,雨点急促又慌张地敲打着每家每户的屋檐和窗蓬,路上的行人们穿戴着防雨的斗篷,神色匆匆的彼此擦肩而过。雨水也落在提奥的铠甲上,他体格高大英武,但刻意放缓了步子,泰德偷偷瞧他的背影,不知道将军是不是为他这个“孩子”考虑才会如此放松心神。


  保持着少年外貌的泰德,也无法说出自己的具体年龄了,最初的事情他总还是记得十分清楚,村里的模样,长老和他说话时喃喃的声音,还有阿鲁多……越往后面,他开始披着兜帽流浪...

Snowmelt

FF6 洛克蒂娜


  洛克有自己的秘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可大家谁也不会去问他,在沾满尘泥的暗道里鬼祟地来来去去,终究不是什么正道中人。他总是说,有自己的梦想和坚持,不是小偷,是财宝的猎人,旁人付之一笑,没有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艾德加是个像狐狸一样狡黠的男人,他对洛克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不感兴趣,但总能猜到十之七八。费加罗城的年轻国王天资聪颖,思维成熟又老练,操控人心对他来说就像玩弄于股掌间的机械玩意,没有任何难度。只有女人心是他为之着迷的,变幻莫测又难以预料,越是捉摸不...

井野的婚礼

CP宁天,某人还是死了(一点点sai井

并不完全遵从原著结局,没有鸣雏和佐樱

完全我流的产物,“我想要他们是什么样”

ooc吧……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一辈里第一个结婚的人是井野。

  那一天的天气尚算明媚,正是春时,木叶村的樱花开而未谢,微风里飘扬着清淡的花草香气。天天仰起头嗅了嗅,还是那熟悉得让人亲近的味道。


  井野没有选择传统式的婚礼,决定要结婚之后,就自己跑去河边划下了一大片空地,由于正是赏花时节,因而缴纳了一笔不菲的场地租用金。接着又忙不迭得叫...

白与黑

零 的同人


  她收到了一封信,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山中神社,这样的事太稀奇了。

  信是琴美带来的,那个穿着洋装头上扎着鹅黄色发饰的小女孩,她和直司、小绿每天都会来白菊的神社找她玩,她经常是最早出现的那个。这天早晨,她在离神社不远的地方遇见了一位等候着她的老婆婆,交给了她这封信。

  白菊大人亲启。

  娟秀的毛笔字迹落在信封上,带着一种隐隐的威严似的,让爱淘气的小琴美不由自主地打消了藏起来偷偷看的念头。

  收到信的本人也是非常惊讶,甚至一度犹豫要...

无人问津

今天晚饭做了一道记忆中的菜,荸荠片青椒丝炒鸡肫。之所以说是记忆中的菜,是因为我对外婆烧的这道炒菜印象太深刻,也是第一次把它实现出来。一点也不难的家常小炒,荸荠切片,青椒切丝,鸡肫买菜市场那种腌好的调好味的也行,鸭肫就硬一点片儿薄口感比较好。挨个炒,先荸荠后青椒,最后鸡肫,放一块儿炒炒就可以出锅了。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的中饭和晚饭都在外婆家吃,外婆偶尔会做这道菜,那个时候她能够进厨房的机会还不多。这要提到我外公,他是个很强势的人,烧的一手好菜,但是脾气大要求多,烧菜的时候别人不能进厨房,不喜欢烧的菜不屑做,只要他掌勺,桌上永远都是大肉,都是一些重油重盐的红烧炸烤。偏就小时候的我很难伺候,喜欢吃...

忙音

零·濡鸦 榊莲 BL清水


自己杜撰的部分比较多,随性来写的。

想要尝试表达单箭头关系中,一方认为极致重要的一些对方的言语和举动,在对方看来一文不值的差异,不过没能写出来。


  明明看不见一点水流的影子,这里的空气中却充满了湿气,让榊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像总是有什么鬼祟的目不可视的东西在暗处流窜涌动,心生不安。他靠着墙任由自己滑落在地板上瘫坐着,没有太多时间了,他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能够找到电话已经是幸运至极,但是拿起听筒不是发出奇怪的沙沙声就是拨不出去,他已经试了一次又一次,近乎绝望。


明智之举

The sensible thing

圣诞快乐,今年的恋爱故事依旧和熊有关。


达雷尔,妙芝前任市长,提携费嘉的人,安娜贝尔的父亲。

特蕾莎家族姓氏温斯梅尔。

赛马会和游马会,纱巾的传统都是虚构的。


  那是一个潮湿的冬夜,维克多和奥德莎为了等待前来汇合的弗里克和汉弗雷滞留在托兰湖北岸的一个小镇上。每一年的冬天,从湖上刮来的季风总会给这一片带来降雪,但现在还没有冷到雨滴凝结成雪花的温度,于是就只剩下不那么受欢迎的零星小雨了。室内外的温差让旅店的玻璃蒙上一层白色的水汽,还留有着白天时在窗边坐过的客人随性画上去的痕迹。

  现在已经...

what are we gonna do?

the way I see it.we got two options.

option one.we take the easy way out.It's quick and pianless.I'm not a fan of option one.

Two.We fight.

Fight for what?We're gonna turn into one of those things.

There are a million ways we should've died before today.And a million ways...

一些回忆

好久没写东西做个复健,后面还有些情节挺想写完的看机会,主要是自己杜撰相当于野史和演义一类的东西,这一篇是主要是两个少女的爸爸们


特蕾莎·威斯米尔 安娜贝尔


*太阳历434年


  第一次见面,是某一年的丘上会议。


  整个琼斯顿都市同盟最为隆重的行政会议,只有同盟城市的首脑代表才可以参与。为了表现出对同盟之间彼此的信任,从各地赶来妙芝市的要员们不会安排很多随行的卫兵,他们将自己的安危全权交给了妙芝和途经的其他同盟城邦,正因为这样的传统存在,从没有哪一个首脑会将此行当...

143

毛总的杀伤力

杀伤力

就好像前一秒还在和人嘻嘻哈哈下一秒一枝箭嘭得扎进心里面了

一切都和我们预想的一样发生了,没有太多的意外和痛苦

只是那个早就知道会出现的后续

不能说是结局,呼吸着空气沐浴着阳光的活生生的龙和人们没有结局之说,那只是一条绵延漫长的路后面的后面发生的事儿

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世界,好像远远分开了,可还是拿得出一丁点时间,穿过热热闹闹的人群在某个地方消磨掉一个午后,也许他不会老实的待在墓园里,我们都知道那种地方只不过是系住活着的人们的思念的,可是又觉得那慰问会像信鸽、蒲公英一般,随风飘得又高又远,迎着阳光穿越云层,在整个艾泽拉斯的湛蓝天空上划下一道悠远的痕迹,到达了另一...

After eleven years he died in the middle of a May night, when the scent of the syringa hung upon the window-sill and a breeze wafted in the shrillings of the frogs and cicadas outside. Roxanne awoke at two, and realized with a start she was alone in the house at last.

飞女郎和流浪汉

紧赶慢赶写完了!!大家圣诞快乐555555

bug可能有!!T▽T)一代任性拉郎!!【又来拉郎了


*

  舞女是一个卖艺的行当,吃的青春饭。赤月帝国大大小小的街市和酒馆里,有无数个女孩子以她们的翩翩舞姿换取自己的生活。她们之中,有的怀抱着成为知名女演员的梦想,有的希望能遇到达官显贵找到梦中真爱。

  “但是,舞女有这么多,米娜·琼斯却只有一个。”

  米娜总是这么说,和那些对她高昂报酬皱起眉头的酒馆老板,如此自信的说到。成名那一年她才十三岁,却已经能够让人看到她日后绽放的艳丽。

  她...

记人生中第一次荣誉击杀(一点也不荣誉倒不如说其实是被救了……)

之前还和阿八聊过小海马,今晚就跑到大漩涡拿到啦~因为冰冠堡垒和天谴之门实在我冷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囧。观光客于是向大漩涡前进!

事情是这样的,做完一串任务,船也没了人也被抓走之后,我和埃鲁纳克(大地之环的一个破碎者傻馒)逃到海底蕈下面正在聊任务,那时我看到一个83级的暗夜德鲁伊小姐。(其实是她死了之后我才看出来是位小姐的……)

她变成豹子状态在埃鲁纳克附近兜了兜,两个傻馒巨巨(埃鲁纳克和另一位牛牛小姐)都不理她,然后她就隐身了。

因为我一直属于消极不抵抗有人砍我那你随便砍反正我也砍不过你大不了下线……【这种人,所以我就继续站着...

旧日追忆

  雨夜,寒冬,当这两样东西撞在一起,总是不讨喜的,让人狼狈不堪,难施腿脚。

“为什么这么冷,却不下雪呢?”维克多晃了晃头,想要把帽子和发梢上的雨水甩掉。他像只跳进水里捕鱼归来的棕熊,水珠滴滴啦啦得洒开,这么做让走在他身边的青雷簇起了眉毛,不过碍于自己也淋湿得差不多了,他没有说些什么。

“应该快到了,刚刚走过那座桥,爬上山就行了,代尔夫特就在半山腰。”他按了按佩剑,淅沥的雨水混搅着鲜草和泥土的腥气,如果不是太过湿冷,简直会让人产生这是初春的错觉。

 想来,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正是琼斯顿最美好的春天。新的联盟成立,里昂不负众望留了下来,和特蕾莎、费嘉等人一起,为...

“我以前也想过去死,哎呀。”

“什么时候的事?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没什么好说的,别着急,我慢慢地说,一点点告诉你。”

安森把目光从波拉好看的面孔上挪向远处,他们正坐在大河边,又一个舞会的散场。他和波拉带着还未消散的酒精气儿从朋友堆里逃了出来,一路开着车,都没有遇到人。

桥墩在黑夜里站着,像个不知面目的钢铁巨人。星星隐匿了自己,路灯却像是丢进酒水的冰块,悠悠的点亮了漆黑。夜晚里河边的雾气升腾着,又似乎安眠着,不闻不问那几个匆匆路过的可怜人。

“恩,大概就是,听说你和别的男人订婚的时候吧。”

“啊……”波拉听见这回答,吃惊得张开了嘴,慌忙躲开,但她终究没有流下眼泪。“安森,都过去了...

mess

咦重发一下……还是没法算到参与里明明我都是在活动page发表的了。。算了_(:з」∠)_

我来吃个螃蟹顺便抛砖引玉w 平时只是瞎写写不能算写文,而且我比较容易受影响不要当真……

@Un Voyageur 特别想知道小呆平时写炎之英雄还有以前写《信》的时候都听些什么啊!我的好奇心,请满足我!XD


写幻水的时候会听幻水相关的专,尤其喜欢几张凯尔特精选remix、三浦宪和老师的十二宫bgm和纪念羽田健太郎先生的那张。因为幻水自带的音乐太好听就几乎没怎么换过,不过某些画风不太符合的私心情节的时候会换一些比较符合主题的曲子……具体也不太记得了。


写jojo的时候不太固定,不过承...

The Wind of Life

总是埋怨着没有时间写到让自己满意的地步,结果就是几个月来没有能写一篇东西出来。索性就随便写了,也是为了不想让长出来的幼苗在等待时沉默最后消失不见。

我也还是只能写写一二部XD那么就不写标签了。

艾普璐的旅程。


  再下一个停留就是目的地了,艾普璐向着背后的草垛靠过去,懒散地眯起眼睛。阳光从指缝间漏过来,她左手握着水笔,把札记本压在自己的膝盖上。

  西撒·西弗伯格,据说是一个很刺头的红毛小子,不像他的哥哥知书达理又聪明懂事,好像什么都是反着的。好动,调皮,明明头脑不错,却不认真,也不爱上学。而且很意外的,身体也并不好。有些人...

在滨江大道走错路简直是一场噩梦,回徐家汇的时候黑暗之门它还故障了!酋长!故障了啊!还能不能玩了。血吼很大一支,虽然只有一天得幸见到了,也算弥补了我天国得电影票吧…

My darling, I'm waiting for you. How long is a day in the dark, or a week?The fire is gone now and I'm cold, horribly cold . I really ought to drag myself outside, but then there'd be the sun. I'm afraid I'll waste the light on the paintings and on writing these words. We die. We die, We die rich...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关于同人的讨论。我倒是没有那么多对虐还是甜的挑剔,只有觉得好看与不好看的区别。这封“信”是让我一脚跌进幻水坑的契机,小呆姑娘也是唯一一个把同人写得我完全分不清这到底是同人还是原作小说情节的人。(xp我没有补完小说也怪我自己啦。)

  不过我想就是这样,无关乎写作的动机到底是要表达些什么,带着“让他们去遇到那样的事我觉得会很有趣”之类的这种心情,以及一句句的精雕细琢,这和细笔慢慢勾画,一针一线缝绣都是一样的。

  哎我到底在说些什么,脑子里只有一些画面了w总之就是挺开心的,我要带着这一捆“信”一直旅行下去,不管走...

Remind you

游记随笔


  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直浮躁着,为了蹭上部落摩托爬上了线,安安静静玩了两个晚上,心却平复下去了。各种各样的原因,wow不愿意重蹈以前剑三的覆辙,就这么有一天没一天得玩着,美名其曰博物学者的成长历程。其实就是一个不会配装,不会整理包裹,也不太会用技能的家伙,在艾泽拉斯广袤无垠的大地上疲于奔命的旅途,中间还有无数次被联盟的英雄好汉拂袖而过扫倒在地的悲惨经历。

  之前也有过埋怨,虽然任务很有趣,上了线却没有人能够说话,然后慢慢学会了和无聊的时候召小鬼聊天。没有公会,被人啪叽打倒在地就气呼呼得开了朋友的号长途跋涉,其实也做不了什么,一段跨...

Grace

吉尔和索洛,私货多


Grace


  小公主留学回来了,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看书,没有踏出房门一步。王宫里的佣人们很担心她,但是想要去关心她的时候,吉尔只是抬起头和他们非常有礼貌得微笑着说,我没事。

  他们的公主一直以来安静的性格产生了一定的欺骗性,大家慢慢开始觉得,可能只是公主喜欢上了看书,十几岁的小孩子有什么不太合常理的行为都可以用青春期来解释,吉尔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翻动书页,已经是不添麻烦里面的极致了。

  索洛的职位也晋升了,随着卢卡党派在宫廷逐渐站稳脚跟,他也成为军团里实力与地位都数一数二的...

女神填坑


虽然这么说,可是觉得我喜欢的写手都是安安静静过段时间就会贴文的,也就完全不好意思催文了。再者,人家作者不想写,催了也没用,只好对着喷水池默默许愿(大叔:哪个又在里面丢钱啦,看见水池就许愿真是乱来


小呆什么时候更文啊(咬被单角

掰的玛蛋……大概是去了天国……

好壮已经爬墙了

狄特太太 太棒了…(仓鼠啃玉米棒状…

卿衣太太的还没看完……而且产量也很稳定,非常满足(啃土豆片

阿帕盐太太你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有生之年我还能看到巨龙山巅更新吗


许愿就到这儿吧,不能贪多。希望快点儿应验,咳咳。

漫天花雨

  随笔写一点。


  昨天刚刚结课,忙忙碌碌的一段时间里收到的最大的礼物,就是黄裳先生《彩色的花雨》(再版名为《纸上翩跹》)的散文集的英文版了。说到这点也的确挺让人觉得惋惜,Better Link Press把书做得古色古香,开本也变大了,内页的纸张厚实但也柔软,翻阅既不伤害书本也不觉得累,高马德先生的水墨插画皆是戏中情节,有才子有佳人,也有英雄好汉大奸大恶,一个个小人都栩栩如生,像是能动起来般的。衬纸和小扉页单面是朱砂红印的,而且最惊艳到我的是,每一张内页订口的地方,都印染上了这种的朱砂红,特别好看。...


开了个子博客: @Sailing to the world 这里。

堆放魔兽有关的随笔小故事(不过我这么懒x)

幻水和jojo放很久不打算动了,原地照常更新。(你倒是更……)

发布新文章的时候还是会用主博客推送一下,打扰各位了。

繁星天路

*幻水3莱克那多,沙拉。门婶私设有。


  沙拉不知道她看过的那些书籍里,父亲和母亲,还有兄长这些最为亲近的人,如果她有的话,他们应该会是什么样。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存在,或许和莱克那多、路克一样吗?

  那个时候,沙拉还很幼小。淡金色的头发垂到耳朵后边,刘海像小帘子一样贴在额头上。她刚来到魔术师之岛的时候,路克就好像看着新来的小宠物一样,只是看着她就忍不住要笑,似乎她是一只小奶猫。


  不管是路克,还是沙拉,他们都没有问过莱克那多为什么会把自己从不见天日的深渊牢狱中带回魔术师之岛,而且让他们在...

轮回#1

*正文平行世界,要理解成二巡也可以,幕间一巡


 人都会比较喜欢干干净净的感觉,尤其是换了新衣服的时候。花京院那天特地换了新的衬衫去联谊会。渐变印染的绿色从右肩散开,到了腰际又回复到一般纯白的样子,不紧不慢得被皮带收束起来。然后是笔直的裤子,就算是平时出去玩,他也不怎么穿很休闲的便装,虽然这样让他身边的同学有点抱怨。花京院君啊,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很严肃呢。典明笑笑,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就算是大学生也不例外。

  因为家庭的缘故,他没有太多的机会穿那些不正式的鲜艳色彩的花哨衣服,他有不太认真地想过,以后毕业了要成为更正经的人了,说不定就真的一辈子...

回家

*幻想水浒传3风土双子加一点儿小感想(看完了漫画一点点摸鱼……起得特别早去补课困觉了/A\睡觉去……


  养尊处优,说的是萨萨雷从小到大的生活。他第一次亲自去圣殿上觐见神官的时候,只记得那座巨大的殿堂笼罩在暖融融的水晶光芒里。淡紫色的流动着,明暗如人的吐息般交替,让年幼的萨萨雷非常感兴趣,他想着,不知道这是什么生物呢,真想和它一起玩啊。


  另一个孩子呢。还在地牢里幽禁着么。

  是的,殿下。

  萨萨雷心不在焉地看着神官身后的光芒,看得有点眼睛有...

贵族与信仰·下

*迟来很久的下篇……吞吞吐吐终于写完了QAQ属于那种肯定有bug我又找不出来的状态(挠自己……因为有原创人物就不打tag啦TVT


#


  黑兰德方面通过多方交涉,才将卢卡·布莱特的尸首从琼斯顿地区带回路路若由。迪南正是潮湿的雨季,尽管一路上对尸体完成了各种防腐工作,最后的下葬依然是低调并且快速的。乔伊只告诉了吉尔,还有随行的西伊德,他们在皇家墓园里站着,天空飘下绵绵细雨。

  丧事既已从简,可罗冈一路沉默着领着车队走进墓园,之后没有进行太多繁琐的程序,棺木就已经放入事先挖好的土坑里。乔伊的脸色苍白,西伊...

贵族与信仰

*幻水,关于黑兰德的种种

*虚构人物有,请注意避雷><


#


  后半夜的时候飘起了雨,从黑徹徹的天空坠落,好像滴下来的是墨水,砸在铠甲和刀刃上。雨势不算小,可是暂时也对熊熊燃烧着的宅子起不了什么作用,不知道是房梁还是门扉的木头被烧灼得噼啪声作响。有一队骑着马的人,他们立在宅子的正门前,不发出一点声响,只有军马低低的嘶鸣,那是冷雨和苍烟让它们感到了本能的不安,还有吞吐肆虐着的巨大火焰。

  “殿下,我们走吧。”

  “……”...


123
©Jonquil | Powered by LOFTER